top of page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新年說法:我身口意都符合真修行嗎?能成就解脫還是遭惡業苦果?”

Updated: May 11, 2021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新年說法:我身口意都符合真修行嗎?能成就解脫還是遭惡業苦果?”


請所有的佛弟子們注意:佛弟子們一定要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的這一盤法音,雖然佛陀隨口說法與現在公佈的文字記錄無差,但加持力遠勝文字。


今天是2021年的過年了,元旦,一號嘛?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

那麼我們今天沒有外面的人,都是廟上自己的出家人,而且都戴了口罩。為什麼呢?要響應政府的居家令,所以沒有通知任何外面的人來聞法。首先這個居家令我們必須要執行的,戴口罩也是規定了的,幾尺遠坐一個人也是規定了的,雖然很多人不在,沒有來到這個地方,可是我們還是必須要為大家說法。

釋迦牟尼佛在這個世界上來為什麼?當然,祂在這個世界上來修行、成就、成佛,其實,祂不在這個世界上來修行,到其他的世界同樣成佛。那祂的因緣緣起在這個世界上,成就了,成為了佛陀了,圓滿了無上大覺三身四智,佛陀在我們這個娑婆世界成了佛,成了我們娑婆世界佛教的教主。當然,我早都說過,阿彌陀佛和其祂的任何一個佛、十方的諸佛,祂們都各自有各自的世界,比如阿彌陀佛極樂世界,金剛不動佛在琉璃世界,其祂的佛都各自有各自的世界,可是,釋迦牟尼佛在這個世界上成了佛,因此,祂就是這個世界最高的領袖——佛教的教主。因此,這個因緣就給我們大家帶來了我們最大的福報,而從釋迦牟尼佛那個時候開始啊,就有了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七眾弟子隨之而產生,那幹什麼呢?都是為了學佛陀的法,想成就解脫,像佛陀一樣了生脫死。我們這裡的弟子出家人,你們都知道的,不用多說,是我們這個廟上的,那麼都很清楚的,當然我指的我們這個廟,就是說,今天我們這個寺廟呢就是這個廟,假如哪一天我在哪一個寺廟呢,就是哪一個我們的廟,但是,歸根結底一句,都是釋迦牟尼佛的後代,都是釋迦牟尼佛的弟子,所以,釋迦牟尼佛是我們必須尊重的!任何佛教說他是什麼特殊的,或者說發明了一個什麼教了,那就是外道了,當然我指我們的佛教啊,不包括人家什麼基督教啊、天主教啊,那是宗教信仰自由,各自有各自的啊,我們不能去評論的,我針對的是佛教。

所以,清楚地告訴大家,既然佛教能了生脫死,能讓眾生生老病死苦都達到寂滅,而自己成為不生不滅、不來不去,遠離一切痛苦,沒有痛苦可言,享受純淨的極樂幸福,那麼,是為這一點而去追求才學佛的,正因為如此,為這一點去追求,我們很多人為了修行啊,就想到:我一定要紮紮實實地修行,我乾脆就去出家,所以就剃度出家,依照釋迦佛陀的制度就出了家了,出了家,受了三壇大戒,成為比丘、比丘尼。那這個時候,是為什麼要這樣呢?其實他的心中在想一個問題:我一定要出家,以最虔誠的心,我才能成就,我才能解脫。所以,下定了最大的決心,出家了。我剛才講的,這是真正的出家人啊,你們不要見到剃了頭的就叫和尚、比丘尼,裡面有很多普通的眾生,也有很多邪惡的人的,也有很多不邪惡、但是又是純粹的凡夫意識。那好了,說到這裡,就說那另外還有哪種呢?我先重申一下啊,我講的話我會負因果責任的,全部擔當因果責任。另外有一種人呢,他在社會上生活困難,走投無路,所以覺得不好生存,加上自己在年輕時代也不順,各個方面都不順,有的甚至於很小就發心了:哎呀,咋辦呢?乾脆出家還有一碗飯吃。所以,就這樣出了家、剃了頭,甚至於受了戒,那這種呢進去有兩種情況:有一種呢就真正走上正道,開始修行了學佛了,修行呢就是按釋迦牟尼佛的教誡,如法地去遵守、去行持、去學了;那另外一種呢,是看看經書,或者聽聽師父講法,走走過場,拿一個佛珠在手上一唸一唸的,其實,一點佛法的真諦、修行的道理都不懂,說難聽點,就是站在出家人的角度而混飯吃保命,混日子,把這一生混過,讓閻王來請他走。說科學點,就是說,無常到了,那就得要離開了,進入中陰再轉輪,根據因果,做的壞事多的,那就轉惡道,做的好事多的呢,就轉善道,真正懂得到佛法、入了佛門的呢,那這些人呢,就會取得成就,成就裡面又分若干種級別,有大有小,各有不同。同時,牽涉到每一個人善根和惡業的不同、各自的習氣不同,因此,他學佛的多少、進步的快慢也不同。比如說有的人啦,他聽到一次佛法,他馬上就明白道理,明白道理,立刻就執行了,就照到去做了。可是,有的人聽了一兩遍,毫無作用,聽的時間他挺感動,他似乎覺得很好很好很好,可是,他隔不了兩天,他就不在這個線上了,就跑在另外的位子上去了,照常使用他的貪嗔癡愛喜怒哀樂,這都是跟他往昔之中的業力深重緊密地分不開,可是又分得開,願力可以勝於業力,當下最大的決心的時候,這個時間業力往往搏不過願力了,而他就會飛躍起來,惡業擋不住他的,他就會很快進步了。當然,我說這第二種人——為求生活而來的,有各種不同的啊。那還有一種呢,就是第三種人,覺得在這個社會上啊,非常地恐怖,他或者犯了某種事情,為了躲避而逃避,就出家了,當了和尚,剃度了,那當然,這種人呢,也有進去真正學好了佛法的,可是也有進去,出了家,一樣地還是墮落的。

那第四種呢,你說種類那麼多啊?太多了。第四種呢,面比較廣了,就是屬於壞的那一種了,外表剃頭、外表出家,是比丘,是比丘尼,但是實際上他是波旬魔王的魔子魔孫的灰灰末末塵塵了,轉世投胎進入了僧團,幹什麼?就是在學佛的過程中,以他自己的魔力魔障魔學,篡改經書,亂講佛法,添鹽加醋編一套,騙取眾生的錢財、人、等等等等,那這種就是很可怕的了,就屬於邪論、附佛外道,打著佛教的招牌而去行騙了。可是,這裡面也是有輕有重,有的很厲害,有的普通,有的說不了經,傳不了法,但是,他會破壞僧團,搞內部混亂啊、內部矛盾啊,曉得不?反正把僧團整爛,這一種就是另外一種魔子魔孫,比較薄弱的魔子魔孫、能力比較差的,就喜歡幹這一套了。

那你說,他們本人知道嗎?我應該這樣告訴大家,知道的人非常的少,能知道他們自己的非常的少!他一般都不知道,他還甚至於滿以為他就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正宗的出家人,實際上他是在執行魔的旨意,而不知道地執行,是在定業當中給他定了性,他天然地就會來造作這些惡業,他自己不曉得。那這裡面有兩種性質,有一種性質呢,業力較輕的呢,他有時候會迴光返照,他會明白,他明白了,馬上就會改正他的惡業,走向光明。有一種呢,他不明白,他愚癡得很,而他在愚癡的狀況下,往往還認為他很正確。所以,這麼二三十年來,我在僧團裡面,什麼人都看到了,各種各樣的都看到了,無論稱聖德的,還是稱出家人的,還是稱在家人大德的,什麼人裡面都有這樣子的人,自己在破壞佛法、破壞教誡,但是自己不知道,滿以為自己是正確的。首先不明白佛法的真諦,甚至於還愚癡到了啥子程度,比如說,有的僧團裡面非常嚴重的,經常看到都有這種,很多寺廟都有,所謂師兄師弟師姐師妹之間的這個矛盾,弄得不好就矛盾了。其實,這個時候他不明白一個道理,為什麼要矛盾呢?為什麼要矛盾呢?他只明白一條:他對我不好,他過分了!他就沒有明白:我執著了,我被他牽引了,我自私了,我不是修行人了!他卻不明白這一點,我說得對嗎?

(僧眾們合掌恭敬回答說:是!)


所以啊,當我們在看到別人不好的時間,我們就要想一想:他非常不好,他現在這樣對我,我怎麼辦?我到底是不是要考慮到他太欺負人、他太無理了,他就是我的仇敵,那麼我必須要讓他知道我不好欺負、我厲害,我要報復,讓他懂,採取這個手段。另外一種呢,就採取:我是出家人,我的業力正找不到消的,釋迦牟尼佛說:佛說無為最,忍辱第一道,我忍辱,你罵吧,你打吧,你侮辱我吧,我不在乎的,你們都是眾生,佛陀啊、佛菩薩們啊,唉,我成就的時間,我要先渡他啊,把他渡了,以避免他跟別人鬧啊。就用的是這種,就是這種行為。前者的行為呢,那就必須告訴你,前者的行為,就想報復、想給厲害等等的,那種人不是修行人的,說不定就是波旬魔王的子孫,薄弱的那一類,來破壞僧團的。還有一種呢,就是說,至少自己是很低級的,根本不把佛法、不把釋迦牟尼佛、不把佛陀的教誡放在心上的,這種人是不能成就的,今生必然在畜生道去償還冤孽,當然,地獄道呢我不會說了,好吧,這是必然的,而且今生會很慘的。

既然是修行,有一個人講了一句話,說得非常之好,我覺得他真了不得,他說:“既然修行,我們下決心修行了,修行我們就修徹底吧,修乾淨點吧,不修乾淨等於不修,那點業力將會讓我們繼續在輪迴來償障。”你說講得多好啊,這句話說的!是他幫了一個人,一個人要送他的禮物,他堅決不要,他說“我幫你,我是應該的,我雖然不認識你,但是我是應該的,因為這是我的職業,我應該幫你。”人家說:“這你幫我啊,我覺得你太好了,我感謝你啊,不然我心頭難過啊。”他說:“你為什麼要難過?你感謝我,我知道了,你修行,你好好地修,就是感謝我了。我告訴你,我是佛教徒,我在修行,我要不我就不修,既要修我就要修乾淨、修徹底。”嘿呀,精華啊!簡直是精華,我說。當然,這個只是一個表現禮物的問題,在其它方面也應該是這樣。

如果修行不修徹底,不去真正地每天發現自己是進益還是損減的話,那就散失覺照了,所謂進益損減,就是說今天一天,我待人接物上,我的心態上,我符合一個佛弟子、佛教徒嗎?我是不是貪嗔癡愛喜怒哀樂、利衰毀譽嗔譏苦樂我全部佔齊?我是不是沒有大慈大忍的心?他到晚上的時候,他就回憶他的一天,如果他這一天,他是坦蕩的,嘿呀覺得今天給眾生做如何如何,我修徹底了,大大小小的事我都做了,我都如是而做,但是,我不高興,我還沒有做好的,我無所謂,我要繼續,我不管我換得的成就如何,我只管我犯了沒有,犯了這些不該犯的沒有?如果他這樣做的話,這個修行人你不要擔心他了,他一定能很快學到大法,佛菩薩們會觀照,任何有本事的聖者都會看到的,都會傳他的法的。但是,當他不是這樣,而發現了問題,想到:哎呀,無所謂,反正今天教訓他一下也好,今天不給那個也好,今天我貪著一下也好,我明天再改就是了。就糟了,這個時間就前功盡棄了,就被劃為眾生界的種子了,就不能成為聖者界的這些聖人的因地了。所以,修行學佛就是要修乾淨、修徹底!

我們慢慢來想,很多問題很值得思考的。他反過來,他還反映說:“他如何如何,他能成就嗎?他這樣子能成就嗎?他在修行嗎?”我一句話就給他問過去了,我說:“你現在正脫離修行,正在走向魔的態度和言語,懂到了嗎?你為什麼這個時候不迴光返照?你在幹什麼你?你看人家別人,你管人家成不成就,你先管好你現在在修行嗎?你為什麼看別人的缺點啦?” 有一句話叫“他非即我非,同體名大悲”,他的不是、他的不好,就是我的不好,我不要說,我自己好生想自己,哪怕他就很優秀了,我要想他更好,他不優秀,他對我很不好了,我也覺得:哎呀,我真感謝他,他今天來鍛煉我,讓我能在這個時間受到磨煉,我沒有生氣,我沒有動無明,哎呀,我的恩人啊。這樣一想的話,十方諸佛菩薩都喜歡你了,說:真了不起,此人可以成為聖者,立刻證道,讓他得到五通。當然,先得五通,最後才得六通嘛。因為祂放心你了,祂知道你成就不會害人了。


所以,我們的出家人要引以為戒的,這是非常重要。那麼我們的在家人居士們,也要引以為戒的,這也很重要。有時候你仔細坐下來一想啊,確實很有道理的,那個不修行的人啊,往往自己在那兒假坐,不可能有任何受用境界,一輩子都得不到道行,他自己還找不到原因,實際上他沒有修行,他是在裝模作樣,想欺騙佛法到手,就想把佛法騙到手,佛法是騙不到手的,弟子們。佛法不是師父掌握,也不是說本第三世多杰羌佛慚愧的我能掌握的,那是護法、本尊、緣起、因果神祂們在掌握。為什麼真正的有些高深的佛法要經過擇決呢?說難聽一點,所謂的擇決,就是問管的、主宰的這位聖者,祂批不批准你擁有這個法?祂不批准,你不能傳。那祂怎麼批呢?不是我們世間法上給你批個文件啊,不是這個概念的,那就是說從因果的角度,祂認可你,因為祂的認可,本尊才認可、護法才認可,這部法才傳得下去,他才能得到受用,否則,你學到的法,將會是世間上的普通佛法、常規佛法、經書上大家都可以聽聞的佛法,而深奧的是不行的。在去年,我們給上尊傳了一堂法給他們,在傳這個法的時候,我們廟子的大門打開,狂風大作,整整打開十二天,起碼至少起了有幾天風啊?


(佛弟子合掌恭敬回答:應該有好幾次,大概五六次或六七次。)


對,起了六七次都是我們開門的時候起的,對吧?


(佛弟子合掌恭敬回答:是。)

是兩扇大門開開的時候起的大風,這點讓我甚為感動,為什麼呢?真是感恩十方諸佛菩薩和一切護法們,因為法義裡面沒有這一道啊,沒有這一條啊,沒有說過修這個法的時間,風不可以吹進來啊,沒有這條啊,也沒有這個規定、這個咒語可以擋這個東西的啊,沒有啊,佛法就叫佛法,這就是公理道德而感召,這就叫。那起了那麼大的風,連放的金剛杵、在門外的金剛杵、立在桌上的金剛杵都被吹倒了,連帳篷都被吹來那些鐵夾子都被吹垮了,樹葉吹來遍地都是,席捲撲屋而進,進大雄寶殿,但是進不了!它是撲屋而進,可是沒有進成,又被退回去了,全部退到大雄寶殿門外,一刀截斷,一匹葉子都沒有進入門,一點灰都沒有進入門。就是不進去,那兩扇門是敞開的,整個葉子就是齊那個門檻,一刀截斷。你說門檻麼,應該不叫門檻,這個大雄寶殿是一個現代門的門檻,現代房子大家都知道,幾乎都沒有門檻的,對不對?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說:是!)


就是說外面跟裡面是一樣平的,只是一道門,下面一個縫,對吧?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說:是!)


有那個香啊,小的香那麼大一個縫,有的呢比香大,筷子粗那麼一個縫,因為它推門地上是平的,這個大雄寶殿就是沒有門檻的大雄寶殿,它意味著一切眾生來都歡迎,沒有門檻高矮擋你們,可是葉子到那兒就不走了,到那兒,就剛剛齊那裡一刀斷,灰塵到那裡一刀斷,一匹陰影都沒有進來點。哎,你說一天不進,兩天總進吧?起了好幾次風,十二天,沒有一天進去,因為傳聖法,進去不了!一切都是吉祥的,至少說是。

這到底是什麼原因?我要講這個道理的,就是要告訴你們,因為上尊們畢竟是很了不起的了,他們都是能開示佛法的了,他們開示佛法是正當的,但是,還是難免有錯的,只是說錯的比較少了,因為他們超過了教尊,超過了孺尊聖者,當然,更超過了其他的德了,說難聽點,非常稀有、非常難得的了。那我到底要給你們說個啥子?我就說佛法啊,是福不唐捐的,他要作的一個法,你必須要符合那個條件,那個條件符合了,你多一天不行,少一天不行,多一時不行,少一時不行,甚至於多兩秒鐘都不行,少兩秒鐘也不行,嗨,祂就必須要在那個緣起上,符合因果的規律,你才能學得到,那因果的規律就全憑我們平常修行的言行!我們既然都出家了,是一個出家人了,我們難道連面對矛盾是非、連面對讚歎我侮辱我,我都要動心嗎?我都要被別人牽引嗎?我都要去跟別人爭輸贏嗎?這就太可笑了。

當然,你們師父我修行修得不好,很是慚愧,但是,儘管這樣,我也想了很多,其實,我有很多事情,我遭到的打擊、遭到的侮辱太多太多了,比如,網上說我詐騙犯,騙劉娟怎麼怎麼怎麼怎麼,還是如何如何是一個壞人,你看我在乎嗎?你在我們的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看到過一個我們專門、我站出來在那兒聲明、在那兒說嗎?沒有這回事!甚至於這裡大膽地告訴你們,連你們的劉娟師姐,為了要給我作證,想作證我沒有騙她,她對我如何如何、讚歎我、說我了不起、說我好,當然,你們師姐非常的好,可是有些人就藉故亂編亂整來整我,甚至於威脅她,要整她、要嚇她,把她家人都抓起來,要喊她搞假材料,可是劉娟師姐說她要為我證明沒有這些事,所以她要見我。你們知道我是咋個處理的嗎?出家的、沒有修行的、假修行的弟子你聽到啊,你們聽到啊,你們夠可憐了,我是告訴你們翟芒師兄去給她說,我說我先在電話上給她談一段話,我把這段話談了,如果說她同意,我就見她,沒有同意我不見她。她說她好多年沒有見我了,她說她要給師父作證、證明,是你們啊,肯定高興得來兩個腳丫板都在顫抖,我沒有,我無動於衷,我是說先告訴她我要跟她通個話,而且她必須要同意我錄音,同意錄音,我們的對話要錄音。她最後同意了,同意以後,好,翟芒,等一會我要喊你補充的啊。

(弟子翟芒合掌恭敬回答:是。)


同意以後,我就讓翟芒去給她見了面,見面的時間翟芒就給我打電話說:師姐在這裡,她要跟師父講話,她已經同意錄音。我說好,我才跟她講話,我跟她講話的時間,我就說:首先第一條,你聽到,我說你還好嗎?她說怎麼怎麼好,我說那就好了,我太高興了。她說:我好想念師父啊,怎麼怎麼怎麼,佛陀師父啊,我太想念您了。我說我有一點要跟你說,我說我願意見你,我也很想念你,但是呢,我有一個條件。她滿以為我的條件是喊她作證,我說我的一個條件就是說“你不能為我作證,說我是好人,不能為我作證,說我沒有騙你、沒有什麼,我不要這個。我跟你見面,只是說這麼多年沒有見你,想看看你,然後你想要學的佛法、要問的,我會教你,但是我不要你為我作證。”我這是什麼概念啊?我不是你們一個人說壞、說好啊,我是由於她跟百行師兄,他們兩個其實都是很好的好人啦,就被人家某些人威逼啊,要作證。所以劉娟師姐那天我是說我不要作證,最後她說不行啊,怎麼的,我說不行我就不見你,就這麼簡單,我們就不見面了,最後她同意了,她說:好嘛,好嘛,好嘛。我說好了,那就說好了,我在舊金山廟子上見了她。

我見她的時候,一進來就哎呀,好感動啊,感動得不得了,說不到幾句話就說:“佛陀師父啊,我要站出來為你作證,我要寫證詞。”我說:我跟你講好了的,你怎麼又來了?我們說好的,錄了音的,誰喊你作證啊?不准再談這個,再談這個就談不下去。我說:好了,我現在關心你生活怎麼樣?各方面怎麼樣?我就問她,我就把講講講,講到一邊去了。弟子們,雖然師父很慚愧很差,但是至少不會去爭一個你死我活,你們那個你死我活算不到啥子,就是在一群出家人裡面知道而已罷了嘛,我那是全世界公告啊,全世界都在罵我是個混蛋、是個壞人、是個詐騙犯,騙劉娟、劉百行啊!我當了這麼多年的假騙子,你說我沒有被整慘了嗎?管它囉,因果嘛,眾生夠可憐了,我高興了,我幸福了,他們就不高興、不幸福了,所以這是非常非常重要。


那麼,你說,那麼好了,有些護法們,護法的師兄們,他們那麼都照師父這樣,人家都罵師父、都說,他們也很高興嗎?那他們可有罪了!因為他們在維護佛法。所以,如果現在哪個要罵釋迦牟尼、阿彌陀佛和十方諸佛的話,我一定對他毫不客氣的,因為我不允許他們侮辱釋迦牟尼佛陀和諸佛,這是不可以,菩薩都不可以。這個界限要分開,懂到了嗎?

(佛弟子們合掌恭敬回答:是。)


這是我們敬法、愛法、護法,非常的重要!


那你說就這個說明嗎?我還給你說一個,哪個做到過呢?在歷史上你給我指一個前人出來?說我最嚴重的時間,國際刑警通緝令怎麼怎麼,他們把它發下來以後,國際刑警早都取消了,已經沒得了,可是網絡時代,有的人就把下載下來了,懂嗎?一旦下載下來,就放在那裡以後啊,然後隨時不高興了,又可以把它貼在網上去毀譽我,所以就造成了世界上的人都不知道,都認為一直還存在的,其實是他們貼上去的。因為我的毀壞是從中國開始的,中國政府跟國際刑警調查以後,沒有問題了,政府請求撤銷的。

翟芒合掌恭敬回答:是。)


那就說明他們打了報告,因為他們那個請求不是嘴上說的,一定要有報告啊、有存檔這些,懂嗎?好了,我這麼正統的,當時師兄們看到以後,興奮得不得了,喊我快把它拿出來:我們馬上把它公佈,嘿呀,總算冤屈洗清。國際刑警親自說我沒有問題,還正式通知各國國際刑警,任何關口不得滯留我,我這是說的真心話,我不敢亂說啊,我們收到信的這位高官,親自知道這件事,而且為了我的這個案件,還又把跟我隨到一起被連帶的、受到迫害的這些弟子們又去申請,因為國際刑警還有他們,結果人家國際刑警回信以後我才看到,哎呀,我說老實話,我真是覺得我何德何能享受這樣的待遇呵?上面說的是:他們不能的,他們不能拿這個東西的,他們要到本國去申請的,要怎麼怎麼怎麼,我的這個東西呢,是國際刑警發出來的第一封信,以前沒有先例的。所以我就說我有什麼資格享受這個啊?他們國際刑警撤銷就撤銷了,他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