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说法 《藉心經說真諦》 之前言、序言

Updated: May 2, 2021


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说法 《藉心經說真諦》 之前言、序言


前 言

在這裡我們法音出版社要澄清一點,今天法音出版社出版的這部經典聖著《藉心經說真諦》,是第三世多杰羌佛藉由《心經》文句義理來說法,闡明心佛眾生的關係,也可以說成是人生宇宙有情無情變異性和非變異性、成住壞空的定義和無成住壞空的真理,佛陀是什麼?眾生與佛陀是怎麼一回事,了生脫死是怎麼一回事,告訴大家甚麼是佛法、解脫的真諦。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透徹精準易懂,我們只能說是幾千年有佛史以來第一次出現這麼好的頂級寶貝佛書、至高精髓經典。整個全文論述說法都是《藉心經說真諦》,而不是“心經講義”。 “心經講義”是另外一本書,早在十幾年前第三世多杰羌佛就已經講著並出版發行了。

為了給《藉心經說真諦》這部聖著作序,我社曾請著名的王者仁波且、碧瞿玉仁波且、摩訶法王執筆,可是他們再三表態,用各種說明佐證自身慚愧、行持還差,只希望自己能真正吃透這部經典付之實用就不錯了,他們說沒有資格在佛書上造句,我們盡了全力也沒能讓他們留下文句。後來我們請莫知仁波且、祿東贊仁波且、丹瑪翟芒仁波且、開初仁波且和拉珍聖德,他們聽說王者仁波且、碧瞿玉仁波且、摩訶法王都沒有寫,第二天他們就給一個理由:“豈敢玷污聖著”,也謝絕了我們的請求。後來我們有幸找到阿王諾布帕母,請她作序,可是收到的同樣是她說無資格在這部經書上造序。無奈之下,我們只得找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說:“我隨緣慚愧而說法,寫什麼序啊,能利益眾生才是最好的序。”但是,第三世多杰羌佛已經允諾,祂會找一大批法王、仁波且、法師、居士來為我們這個出版社出版的《藉心經說真諦》法著專門祈禱修法恭請“佛降甘露”和其他聖法。我們聽到這話既無比歡喜又晴天霹靂,歡喜自不用說,震駭的是還沒有聽說過這世上哪個法王仁波且法師有這樣的功德請得動佛陀降甘露!於是我們請示第三世多杰羌佛:“法王仁波且法師們怎麼修得了佛降甘露?”第三世多杰羌佛說:“如果他們修不了,我就更修不了。聖德們多了不起啊,比我有能力啊,人多力量大嘛,你們相信我吧。”佛陀的話讓我們哭笑不得,能相信佛陀的這幾句話嗎?再厲害的法王仁波且能沾上祂十分之一的成就就算神不可攀了,能有什麼資格請佛陀降甘露啊!但是不聽佛陀的話又三業不相應,所以不知說什麼,沒有言語,心中也不敢多想。但我們要恭賀世上行人,佛陀已然允諾修法請佛降甘露,我們將以佛陀從天而降的真精甘露降灑在每一本《藉心經說真諦》上,並且還要舉行法會,加持這部書,凡是我社今後出版的每一本《藉心經說真諦》,都具有特別的殊勝加持力,凡此聖著所在之處,是諸魔鬼不敢以惡害之。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所作這一切均是為了防止騙子邪師斷章取義破壞印刷出版,因此其他出版社出版的這部法著,或是某聖德個人印刷的,均一律不作加持,因為若有斷章去句,加文造解,貽害眾生於無始,其駭然之業無法救育,本尊遠離。此類不聽教言之行,看讀非法印行之書,將終身無法取得境行灌頂資格,因百法明門黑關擇決本尊不接受犯行助邪的罪業之人,故不予擇決法緣,無法緣則不能舉行境行灌頂,而不是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慈悲不灌頂,也不是中地道大聖德師不為舉行灌頂,因為他不敢為破戒印行《藉心經說真諦》的黑業之人違背灌頂。

但頭大的是這序言問題還得要解決,我們總不能拿給非真正聖德人物只有空頭地位的法王尊者來寫序吧。正在一籌莫展之際,國際佛教僧尼總會拉堅尊者二世隆慧法師給我們推薦了真正頂級的巨聖德。第二天,隆慧主席領我們前去拜見巨聖德,說來真是困難,被擋在門外六個多小時,最後聽說我們是為寫序來的,總算見到了巨聖德的侍者,匯報了情況,請侍者轉達巨聖德。巨聖德回复說:“要讓王者、碧瞿玉、摩訶來寫序,馬上就可以讓他們動筆,但是牽涉到因緣關係他們不適合寫。至於社會上的什麼著名法王尊者,提都不要提,真正說來,莫知他們也是排不上的,但最恰當的還是他們。你們去告訴莫知、東讚他們幾個,就說是我說的,讓他們今天就開始寫序吧。”巨聖老人家帶了一個口信,序言終於解決了。

當我們看了序文以後,非常感動,幾位聖德哪裡是在作序啊,完全是擔負著因果在講心裡話。我社決定把他們的一些實證聖量的資料圖片、和其他一些聖德鐵的事蹟一併刊發在序言中,但願法音出版社能為世界的眾生盡一點綿薄之力,給大家帶來安樂,帶來和平、祥瑞,帶來解脫的聖因,今生福慧圓滿,達證成就的結果、全知起用的涅槃!

法音出版社 西元二零一二年

前 序

我們必須真誠地先對大家講心裡話。

我們幾個根本沒有資格在第三世多杰羌佛藉心經說真諦》聖著上發言,正如巨聖德老人家說的一樣:“當然排不上你們,哪怕你們在所有的佛書論著上造序作言,也是沒有資格在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藉心經說真諦》法著上評談的,只不過你們要為第三世多杰羌佛說的法《藉心經說真諦》說說心裡話。”我們只得照辦。

我們當中,祿東贊、開初仁波且都是七八十歲的人了,我們深知,每時每刻都來不得絲毫說謊摻假,不能錯半點因果,今天說的話必須對佛教、對佛法、對眾生負責,哪怕一句不實在的話都不敢寫在序言中,否則我們短暫的餘生所種下的就不是解脫之因,而是招來黑業罪報、輪迴痛苦,那就真正是最愚笨的人了。

我們幾位都出自藏密各派,深研過顯密二宗,這些都是佛教中的佛法,分宗而立,本源一體。我們曾經在這些法門中修學,用了很大功夫,有些受用,但畢竟無能展顯實際聖量。而真正讓我們有今天這些成就的,是現量大圓滿和金剛換體禪等不帶宗派性的佛法,是佛陀親持執掌的無分別無派性的純正佛教佛法。第三世多杰羌佛沒有任何宗派,就如釋迦佛陀,只有佛教,各宗各派,大乘、小乘,一律平等應機相應眾生弘揚。然而佛陀親傳的頂聖成就法,加持功德力之高是無法想像的,如同釋迦佛陀正法時期,成就證道十分快捷,即是釋迦佛陀親傳頂聖佛法之故。我們修學的攤屍拙火定、現量大圓滿、金剛換體禪、未音禪等,這些法從灌頂受法到修持成就,兩個小時之內可親見聖境、證入聖量,乃至當下進入虹身世界。這是藏傳佛教密宗沒有的法,也是顯宗找不到的,而唯一隻有佛陀親持的至高佛法境行灌頂傳的,也就是《藉心經說真諦》的見,《解脫大手印》中的修行和要灌頂所傳的法。

至高佛陀師父第三世多杰羌佛是藉用《心經》的文句、法理,用平實的、口語清談式的語言,把宇宙人生的真諦,把生死輪迴的真相,把心佛眾生、佛陀與我們的關係,把解脫的方法和盤托出。恭學《藉心經說真諦》,我們初看時覺得與古德們講的在理諦上似乎相同,但當細鑑後發現精闢透徹,而且法理高妙無比,確實是前無古聖可及,妙義無窮、深不見底,每聽聞一遍,都有飛躍性的進步,只能說:妙不可言、妙不可言啊!

在過去的學經習論修持中,一直困惑於很多祖師聖德對佛法的最終觀點相互矛盾不統一,各家都好像很有道理,我們在這些論理中淘來​​淘去幾十年,也無法究竟弄懂誰說的最正確,因為道理畢竟是空的,看不見、摸不著,幾斤幾兩隻能口頭說、心裡猜,各有各的理。我們曾問佛陀師父對×× 大喇嘛的證量有何看法,他的見道怎樣,佛陀師父說我不作評,但他應該是個學者。我們再請問佛陀師父,龍樹提婆師徒、無著世親兄弟、寂天菩薩和唯識論師們誰的佛法正宗高深?佛陀師父說:“佛學理論各有所長,自古宗風各異,見解分歧。龍樹菩薩著有《中論》《大智度論》等弘傳於世,以緣起性空為正見悟理,而無著和世親兄弟則是法相唯識,見上是實有論的主張,就此大乘兩大派系,各持不同見道。依於慈氏《五論》,主要繼承瑜伽師地論點的以世親菩薩為代表,法闡《唯識二十頌》和《唯識三十頌》。玄奘法師以《瑜伽師地論》等為宗,深究發展,著出《八十規矩論》 《成唯識論》等論著。唯識之見於空性取義,一切法立各自所緣存在,於現量中非虛假而實有,於圓成實性觀心處則非真實存在,心外無境,認身心實有。寂天菩薩以其《學集》和《經集》一百多部經典要義而有建樹,獨造《入菩薩行》千頌闡述中觀見地,批數論派、勝論派和小乘、大乘唯識見道。而說《入菩薩行》時,自己騰空飛隱,也說明了大中觀的知見。唯識見為身心實有,中觀卻相反,見為身心是幻有非實,不是實有的。中觀應成派認為現像外表之相狀是因緣聚合,無常幻顯,實無自性,故隨眾緣離散而消失。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確實理論見解有高低,實量成果非與同。從現量起見,更重要的是不能忽視了是否有真佛法。因為理論認知的爭持,並非現見解脫的成果,沒有實量成就建立的認知,最終獲得的也是無實量的涅槃。這就如我們從理論上完全可以認識到銀行有很多錢,但事實上不是我們自己擁有的,我們要獲得銀行的財富,只憑認識銀行有很多錢是沒有用的,而是要有合法獲得利益的正當業務,這正當業務就猶如實量的佛法,才能滋生實際的效果。當然,我建議論師們的論學作為助緣也是必要的,你們應作參考。”我們再請問佛陀師父×× 喇嘛跟這些論師菩薩們相比較,誰的見道更深廣。佛陀師父說:“這個喇嘛是一個好學的人,但是見地愚鈍一些,知見偏頗一些,比你們之前還差那麼一點,以學習論師們的論著為基礎,這也是必要的,社會場合、歷史的慣性,需求佛學滋養見地是應該的,也是必需的。有一句話’深入論學、開膚智慧’,但要明白,論學是學問的界域。”我們不太明白佛陀師父的話,經大家推敲後,總算悟到了一點,正如祿東贊法王說:如果只研究龍樹、提婆、無著、世親、陳那、寂天、月稱等的論學就能出現實際聖量,進而解決生死問題,那論師們和佛學家與莫知仁波且、開初仁波且就沒有什麼差別了。除了貫通經論外,頭頂骨開口如雞蛋大,神識來去極樂世界,展顯實相,拙火禪功可用自己的身體把人燒傷,這是論學的理論嗎?論學畢竟是空洞的佛學理論,它是以觀照而生實相的基礎而已,如果結合不上真正佛法的實相緣起,論學終歸不是妙有,否則×× 喇嘛就不是個只講學問都錯誤連篇的喇嘛,而早已妙諳五明。如王者仁波且手掌摸在松傑仁波且頭頂,當下頭髮燒掉,頭頂燒開,流出黑業,去掉了病障,身心暢快,開膚了文字成就。王者仁波且的手掌於現量所見,對唯識來說是地大相狀,而非火大,對應成派而言則是生滅變異之幻有火大,無自性無無常,其上兩派都是理論佛學,並非實際聖量成就。

後來,當我們受到佛陀師父的境行灌頂,深入聖境的當下,以真實的解脫聖境擇照出了誰真誰邊誰不正,終於撥雲見天現真諦。

例如我們本來住在聖境中,只要以過去學的高僧講的般若義理去行持,聖境就會消失退化為凡境。包括玄奘法師翻譯的大般若經六百卷,乃至龍樹、提婆、無著、世親、陳那、寂天、月稱等的論著,也會讓所證聖量停頓不增,包括其他祖師們講的義理。比如睡眠中本來完全清楚是在睡夢,一加入祖師們講的義理來作為鑑道,不到一個月就昏沉了,睡眠中夢境也不知道是夢境了,回歸到凡夫混沌狀態沒有差別。又如修拙火,本來已經修到二段或三段拙火,體溫升高到攝氏八十至九十度,只要加上其他見地入修,幾天之內身體火溫退到五十度,乃至還原到凡夫體溫。而依第三世多杰羌佛藉心經說真諦》法理,火溫當天明顯提升,聖境現前,本尊出現,護法臨場,頓入三昧之定,並日益殊勝。更神奇的是,依第三世多杰羌佛藉心經說真諦》和《解脫大手印》頌觀,境界本來殊勝得很,一加上自己的簡短願文迴向,聖境都會快速消失。這時我們才曉得,原來虛空中的護法是不認同任何凡夫文理混入佛陀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說《藉心經說真諦》和《解脫大手印》的。曾有虛空大護法對祿東贊法王說:“然何忘卻《藉心經說真諦》是受境行大法殊勝加持力被,多一句不可,少一句不可,猶如持咒!”話音剛落,他的境界全然退化,莫知仁波且也有同樣經驗。我們終於悟到《藉心經說真諦》是不能加入減少任何法語的,猶如陀羅尼之微妙故,否則就失掉了境行悉地加持。

藉心經說真諦》中,佛陀師父說法平淡中藏玄機,細說中開心竅,妙不可言。乃至很簡單的幾句話,與佛法無關的,講故事的口語,竟然一道豪光之後,讓我們頓時萬念空寂了,且時間堅固不散!之前我們其中一人修持《金剛經》時有過類似感受,但時間很短就消失了,當然也許是什麼原因而不相應,除此,任何我們研讀過的經藏論著都不具備的東西,在《藉心經說真諦》中出現了,我們加上受境行灌頂的《解脫大手印》三大心髓合修,威力無窮! ! !一股強導性的威力,形成破愚開智的法流,橫掃整個身心迷障,當機應徹本性開悟,強導實量聖境,離戲空洞言論、花言虛理,是任何祖師所講般若、所傳的大法修持無法及其項背的,可令你拜讀中應機分段開悟,乃至大徹大悟,真正是稀世奇絕之無上法寶!

住入實證聖境之後,我們再次將當今一些所謂著名第一流人物講的《心經》拿來研究,才發現這些人連基本的般若諦相都沒有理清。如果說過去我們只是依因明邏輯在理相上有所疑慮,那麼現在則是理體一味的真實徹照,所有偽論、狡辯、敷衍、含混等虛假空洞之說,再也無從遁形。相比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藉心經說真諦》,某些聲名顯赫的所謂高僧法王仁波且大法師簡直是表皮術語未入肌膚,法理不明東拉西混,未得聖境天地之別。

在全世界佛教徒中,有禪和子和經教子兩種人,這些人大多是地位較高的著名人物。經教子又分兩類:一為順理經教子,二為湊混經叫。順理經教子是將經句原文列出後搬抄祖師們所講論學原文,以符合所講經句之義,這類人是數他人珍寶,無自悟證量。湊混經叫子,是將所講原句列出後,搬抄祖師們講的論學、論句,但與所應講的原句無關,胡亂拼湊在一起騙外行,這是不懂經藏論學的流混子。包括許多大法王、大尊者,乃至有宗教領袖頭銜的人物,同樣脫離不了這類不懂經藏論學的流混子本質。比如要講“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這一句,而所講的內容脫離經句含義,沒有講什麼叫“觀自在”,什麼叫“菩薩”,什麼叫“行深” ,什麼叫“般若”,什麼叫“波羅密”,什麼叫“多時”,實際上他不是不講,是他講不出來,他不知道含義,在這種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只好搬抄與這一句不相干的祖師論學原文或論句術語,翻來覆去東拉西扯,反正世人又聽不懂,只認為是在說空理,就這樣欺騙外行,混堂過關。這就是地道的湊混經叫子,對經喊叫、不通經教、摘句拼湊、混子亂鬧,故此類人稱為矇騙行人的邪師混子。凡遇此類,包括那仁巴格西、登峰頂級的俄燃巴格西,同樣概為不懂裝懂的混子、亂世邪師!行人要倍加小心。祿東贊法王、開初仁波且等也曾被一位十三歲的學童迷惑,因為看到這小孩的一篇《心經》講稿,大為吃驚,誤認為此世界竟有如此了得的聖者出世了,於是當日前往拜見。交談中發現那小孩什麼教法也不懂,問他講《心經》的妙法所在,小孩說他五歲就開始讀龍樹、提婆、陳那、無著、世親、寂護、月稱的論學,他講的《心經》是立出要講的句法以後,再把論學裡面講空講緣起等句子抄下來湊合起來,有一點沾邊的就抄,一點也不難。幾個人大為慚愧,竟然被一個湊混經叫子戲弄了,而且是一小孩子戲弄。

所以,為了大家真正學到佛法,在此我們建議有緣善信們,最好先不要看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藉心經說真諦》,這一點太重要了,而要先找到當今世界的大人物法王尊者大師們或古德祖師們講的心經講義和論著,或禪門開機之法,或講明心見性、法性真如、般若等等的論述來看,有了認知以後,再開始拜讀第三世多杰羌佛說的法《藉心經說真諦》,這時你會清楚認識到什麼是鑽石寶貝,什麼是塑料鍍金,正法與邪師一目了然。

我們要提醒行人,《藉心經說真諦》是至高無上的成就解脫真諦,所以是妖人、魔類之敵,凡是妖孽均會見之生恨,視如大敵當前,他們會採取各種手段詆毀誹謗第三世多杰羌佛及《藉心經說真諦》經著。但無論這些人引什麼經、據什麼典、搬出什麼樣的儀軌法義,無論他們的身份是什麼樣的至高傳承,無論他們有幾十萬幾百萬弟子,無論他們怎樣語驚四座、口若懸河,你們會看到一個辯白不了的事實:他就是改變不了他的本質,他必然是五明平淡無奇乃至不通,經教學識膚淺,凡夫境界聖量不顯,肉體凡骨未結聖胎,這就是他改變不了的凡夫本質結構。所以,只要他拿不出相應的實際本事展顯在你們面前,他所有的論述說辭都是騙人的,無非三個結論:

1.他沒有真正懂得經教法義的含義而歪曲亂講。此人絕無實際聖量功夫!

2.他所借鑒的理論法義本身是假的,所以此人沒有聖量功夫實顯!

3.他雖然身著高僧大德之裝,但其本質是凡夫或妖魔充當聖位,藉用經典論著遮身,所以得不到正法加持才沒有實際本事展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