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感恩-能隱身的和尚開悟了我

Updated: May 22, 2021


感恩-能隱身的和尚開悟了我



也許有當師父的人,會指令他的弟子,不准看這本我如實記載編輯的書。為什麼?因為他擔心他的追隨者看了以後,會清醒認出他不懂佛法,他傳的是假佛法!我不同,我希望我的跟隨者都能看任何為師者的書,只要是正知正見,儘管研究,邪惡才怕見正氣,你若是真金火煉嗎?只有破銅爛鐵冒充黃金的才怕進煉金爐!!

編著:印昌



自序與佛陀的教化


我的職業病就是研究宗教,說來可笑,遺風固有,在夢裡也隔三差五來它幾段學經研論,打禪玄、問機鋒所謂開悟,搞了半世也還是在夢幻泡影中打轉。研經學論、問道求法妄言開悟,成了我自然執著的愛好專而成弊,尤其是佛教。我在這昏天倒地裡翻身打滾了四十七年,與其說我被誤導了,莫如說是我自己愚鈍。我苦心研學過小乘、大乘、顯宗、密宗、禪淨,深入過阿含經、菩提道次第廣略二論、中觀論、俱捨論、成唯識論、因明論、般若論等等,總合論集經書不下一百部。由於研論過勝,經教、義理、文句自然還算了透。怎奈我獲得的修證成果受用,卻是身心疲憊、愈來愈衰竭,臉上皺紋愈發滄桑,血竭枯黃。年輕時,我住在家鄉,家裡用水都是我用雙手提,每兩手各提一桶水,每桶約八十斤,走五十多米遠,輕鬆可承。如今六十多歲,一隻手提石鎖七十斤已然走不了當年的半段路程。我就這樣一邊修學一邊在凡夫的生老病死中無奈衰竭。至於悟境上,更是混沌昏聵於種種臆測猜想的情識分別,而所謂弄清真諦的玄機,恰恰是意想思辨,所謂開悟即成道,道之為性,道諦可悟,而無所得,頓悟了如來禪,三身四智體中圓,不見其生亦無死,自證菩提,性空無有所得,其實這只是空洞無實的機鋒禪語,生老病死來了,一點用都沒有。所有這些都日漸一日地向我證明,空洞無實的理念毫無用處啊!如此苦心奮鬥的研學結果,讓我犯下了彌天大罪, .也是理所當然。好在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歸還是在感恩裡見到了解脫的我。廢話暫休,我還是書歸正傳吧。


當我憶及過去,一想到自己曾認為真正的佛法是不存在的,就不寒而慄,為自己感到萬分悲哀。那時我總在思考,佛教中的慈悲、與人為善以及因果等教法都順乎天意,從善其流,皆可奉受,但也就頂多讓人善良罷了,並沒有含藏解脫成就的基因。而傳說中的佛法呢?什麼叫佛法?法在哪裡?開悟二字揚世千秋、幾成風氣,禪門玄題,悟無所得,法性無相,何來有法?無法法亦法,無我所見,無法所成,當下即菩提,等等玄詞機句,都成了自恃高人的禪瘋子的口頭禪,在我看來卻是誤己害他、狂言妄語,都是在耍嘴皮子,現實中沒有一個是真成了道的,都是一些可憐凡夫在冒稱開悟聖者。而法王活佛法師們講的那些,是解脫生死的法嗎?含金量有多少?為什麼我看到的多半都是黃銅拋光?什麼是真正?什麼叫虛假?經年累月研學下來,終究還是現出了生綠的銅鏽本相,身心虛弱衰竭而亡為實。


於是,我認為佛法是不實在的,不是真正而是虛假,人們口口相傳的那些玄乎其玄的所謂超凡神通的本事,沒有人現場看到,看到的是如大衛·科波菲爾的魔術師把戲-假東西!說好聽了是神話是故事,說難聽點就是一些迷世謊言,扯胡談,假佛教之名而行江湖之騙。尤為值得思考的是,佛教幾千年來,演變了多少宗派?僅就這一點,正常嗎?如果是純正的法脈,就應該是固有的、定性的,為什麼還要改變演變呢?正因為它自身存在著問題,才會導致改宗變派。變什麼?變觀點、變不同的教說,變形變法變律規,各掌所謂一派法脈,都宣稱自己那一派是真正的佛法,是獨一無二最正確的法脈,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真理在哪裡?有的人著書幾十、幾百本,到頭來還是白紙黑字的空洞理論,自己不但不能了脫生死,而且連身體的虛弱衰竭都無法掌控,還讓弟子接著宣吹為聖,可笑至極!在生都無聖胎聖質可表,死後聖量何存?每個掌門傳法上師都稱他的傳承是第幾代,是如何的正脈統,他的佛法最高最大最真,有頭有尾,傳人編號排名,都會自己樹立教風,每個人招牌宣傳輝煌燦爛,驚天動地,最終卻體虛身弱,病痛無藥可醫,一命嗚呼哀哉上香,完全看不到佛法在他們身上起了什麼作用,他們與生老病死的凡人全無二致,一模一樣,這就是他們的“了生脫死”。我眼睜睜看到在四川華西醫科大學(川醫),一個名震世界的頂級著名法王死得非常悲慘,不要說化虹光,連生死自由都沒有。再想到另一位在香港死得很可憐的大教派頂頭大法王,難道這就是一代祖師級法王的終結嗎?生死自由何在?了生脫死何在?兩千多年的佛教歷史中,多少無知的人,被這類自己都沒能了脫生死的所謂宗師人物,引領步入了愚迷的歧途,貽害永恆,可憐至極!


我走訪了顯密佛教諸多宗派,深入了解到他們的內部底蘊,花了很長時間在前藏、後藏、青海、蒙古,包括流轉海外的各派。有些宗派的教說讓我啼笑皆非,例如薩迦派,其立派原則就讓我無法釋懷,什麼薩迦派的法不外傳?什麼法定由法王宮、聖母宮叔侄傳承?這不是與釋迦牟尼佛的大悲菩提之道背道而馳的嗎?這不是利從於個體家族的自私自利嗎?這哪裡是奉行世尊的菩提行愿呢?哪裡是為渡眾生呢?再就世界著名的噶陀寺來說,只是分寺就有一千多座,稱曾有化虹光成就之人十萬多個,肉身縮小者也不計其數,但經查證,並無實際證據,盡是口頭說的空話。幾百年前的事,沒有錄像記載為憑,誰說得清楚?或許也不過是些以訛傳訛的故事罷了。而看得到的事實是,近百年來沒有一例化虹光的人,包括寺主法王都病苦而亡,未了生死。大家上網查實情看看,當代的幾位掌教寺主、法王,有名有姓的哪一個化成了虹呢?哪一個生死自由了呢?有傳說才旺仁增、阿瓊喇嘛化虹成就,但也同樣只是傳說中的空話文章。藏密中肉身縮小的活佛有很多,但這其中的真相令人毛骨悚然,幾乎個個都是死後經過七天切骨去肉、硝鹽醃乾,強行擠壓,包紮做小。卻有一樣擠壓不了——頭大如常人,因頭顱無法做小,一旦開刀縮骨,就會面目全非不像本人,因而只得身小頭大,卻很少有人知道一些所謂的成就者,死後被凌遲、開膛破肚造假的悲慘狀。


至於釋迦佛陀規定的菩薩必具的五明,這些號稱菩薩金剛化身的人,沒有一個具備,把極其普通的水平稱為五明,打著招牌辦什麼學院,辦什麼五明講座,辦什麼五明經辯,全是在騙外行!他們哪裡知道,五明是實質的成果,而不是空洞的理論,一旦讓他們把五明成果一項項攤出來擺著評比,說實在點,整個藏密都找不到一個真正具有五明的人物!有些人質疑過我這個說法,只可惜,他們尋遍各宗派,至今也沒能找出一位有名有姓的,實實在在五明具足的人,找不到一個人能夠一樣一樣亮出他的五明成果,讓大家看到他每一樣都超過或達到了世間專家的水平,查遍藏域就是找不到一個具備完整五明的人。


顯宗同樣如此,空洞理論隨便亂講,十個和尚至少有六個各講不一,誰正確誰錯誤?這些人往往都頂著高僧的稱號,你選擇誰?有些高僧大德確實名震國際,著書立說百部之多,建立龐大浩瀚的寺廟,但他們真的是聖人嗎?你如果因為這些表象,就認定他們是聖者,那就被騙了,誤入歧途了。不錯,他們會講出很多前輩的玄乎顯聖事跡,但那畢竟是口說無憑啊,而他們自己身體虛弱衰竭,甚至重病無藥可治,就是眼前的事實啊!大家想一想,有道高人會虛弱衰竭無藥可治、一命黃泉慘絕人寰嗎?我研學佛教學問多年,自然也懂死亡的因緣,隨其因果,有不同的死亡,有現世惡報死,有還宿世因果賬而亡,有非時之死,有隨眾生因果而離世等,這些病痛衰竭而死的所謂高僧大德,難道一個都不成就嗎?他們算是哪一門子呢?自古記載的有道高人都是生死自由掌握,不受輪迴束縛,而這些病死的所謂高人,他們在生死面前的自由何在呢?還是說千年來的記載本身就是虛假的傳說故事呢?


這些事實歷歷在我面前,讓我難以釋懷,盤踞導引我的認知,到底有沒有真正的佛法存在?真正的佛法到底是失傳了呢,還是根本沒有的事?諸多疑障令人難解,我越來越覺得當今佛教界,盡是些幼稚可笑的漫天謊言的騙子偽君子。


我對佛教的信心越來越低,心情也暗昧不快,那段時間我一直盤算著寫一本書,闡明這些年我對佛教的考證認知。一天,我在一家餐館吃晚飯,一個身著比丘衣衫的人,在旁邊的兩張桌上發菜單。難道這館子的服務員也招和尚來做了?我感到不可理解。


這時比丘走到我桌前,沒有給我菜單,而是給了我一封信。他說:“這是你要的,這世界有真佛法。明天你還會見到我。”幾句話都說得那麼突兀,我愣了一下,正要問他什麼意思,他卻轉身走了。我起身去洗手間,剛好看見那和尚推門走進去,洗手間離我大約四五米,我與和尚進入洗手間的時間前後最多差七八秒鐘,我把門推開,接下來的事情把我嚇壞了,因為洗手間裡就兩個格間,都敞著門,完全沒有和尚的蹤影,而進出洗手間只有一道大門!我驚奇無比,馬上到櫃檯問服務生:“你們那個發菜單的出家人是哪一位師父?”服務生反問什麼出家人?我說和尚。服務生說我們這裡從來沒有出家。我又返回洗手間查看,依然沒有踪影,我懷疑有暗室,上下左右仔細查看觀察,結果四周都是裝修好的堅固牆壁。我去問之前和尚發菜單的另兩桌人,他們說發菜單的是服務員,哪來的和尚?糟糕,我是不是出現幻覺了?可那封信就實實在在握在我手中,這不是幻覺!我相當震驚,當天晚上一夜未眠。我好奇和尚給的信封裡面是什麼,但又不敢打開,擔心會不會裝有什麼病毒,滿腦子除了興奮就是亂七八糟,渾渾噩噩到天亮。


第二天下午,我去超市購物,突然看到十幾米遠處,那個和尚正迎面向我走來,我趕快主動上前叫他:“師父,你!” 和尚說:“你為什麼不看信?” 話音一落,轉身進了貨架巷道。我急忙跟過去,前後相差三四秒鐘,但是,長長的通道裡,除了看貨取物的顧客,和尚無蹤無影,這個人又是就地消失了。我腦中一亮,忽然明白“天吶!是高人!”這是遇上神仙了嗎?我靈機一動,馬上跑到超市門外僻靜處等著觀看,兩個小時過去了,沒有和尚走出來。我決定離開,回去看信。剛把車倒出來,車子還沒擺正,突然看到那和尚就在離我五輛車的位置,正在上車,我立馬停車衝了上去,卻看到車中只有兩位西方白人、兩個小孩,我問他們:“看到一位和尚師父嗎?” 他們說:“先生你在說什麼?我們剛來,什麼和尚?我們不明白。” 我無話可說,只得微笑道歉。這和尚就這樣又在我的面前不見了。


我回到住處,毫不猶豫打開了信封。裡面一頁紙上,有幾行打印的黑字:“《正達摩祖師論》《了義經》《金剛經》《藉心經說真諦》《般若經》《解脫大手印》。


”我順著和尚點化的這條路線,開啟了一段全新的求知旅程。不用思考,《金剛經》《般若經》是釋迦牟尼佛說的經,而《正達摩祖師論》《了義經》《藉心經說真諦》《解脫大手印》的主人,在網上一查即現,網上對此主人褒貶不一,有些人說是壞人,也有很多人說是好得不得了的人。我在想,那位來無影去無蹤的和尚,那樣的世外高人,為什麼要接引我見這位主人?為什麼要把《金剛經》《般若經》與這位主人的說法,拿來讓我作為對話認知、指引我鑒定目標呢?但是,就憑這來無影去無蹤的聖僧和尚,如此崇敬這位主人,我一個愚昧的凡夫有什麼資格去鑒定呢?此時我不再多想,抱著一顆純淨的虔誠心,進入了如來藏,徹底看到了真相。原來,網上那些誹謗和污染,只不過是些傳假佛法的江湖騙子、社會流氓,或山精水怪、魔子魔孫投胎人類,來專門破壞佛陀正法的妖孽使者、邪惡人渣的行為而已。


我的世界好像被打開了另一道大門,那大門裡放射出來的萬丈光芒,將我固有的陰暗晦澀和種種不滿,盡數消散,我的全部身心,都沐浴在光明之中,我忽然覺得自己這幾十年的研學都是在愚癡可憐中混飯吃。


在隱身和尚這事件之前,我滿身都是所知障,確實放不開諸多判析思考,但這和尚在我眼前憑空消失隱身,而且他怎麼知道我沒有看信?這絕不是凡人做得到的,絕對證明了這和尚超凡入聖!我必須要弄清楚這隱身和尚的謎,和尚告訴我這世界有真佛法,且指引我看到了真經寶典,那麼我就應該順著和尚的指引,進一步結合實際弄清楚什麼叫佛教?什麼是真正的佛法?


什麼是假佛法?我直覺這一次得到的答案會是最透徹最正確的。我定下了心,展開了深入的里程,我找人追蹤,依理憑據,再次獲得了對顯密二宗、淨土、唯識、華嚴等的進一步實際考證。最重要的是,我找到了鐵證如山的真正佛法的證據,我從骨子裡徹底明白了,以前學到的諸如阿含經、六祖壇經、楞嚴經、菩提道次第論、成唯識論、俱舍論,什麼頓悟、漸悟等等,所學的都只是佛教中的佛學名詞術語,不是佛法。而當今密宗的蓮花部、瑜伽部行瑜伽、事瑜伽、離戲瑜伽、無上部、金剛部等法,也都只剩下顯修世俗儀軌的外殼,包括絕大多數的所謂伏藏法,都是自己提前埋藏好再去挖出來的,都是偽造的假東西!這些都不是能修之見境、受用實相的真正的佛法。我明白了當今的什麼法王、活佛、大法師,最了不起也就是個講理論的善良行持的學者而已,我醒悟了真正的佛法不是我之前昏聵的認定。


隱身和尚走出來的這道法門,是真正佛教的正道,意及此,我不敢再有任何愚癡疑問,那位憑空不見的和尚,似乎瞪著眼睛在看我心中有什麼歪想。我從此徹底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最終由於我的真誠,通過了考驗,親身體驗了真正佛法的超凡入聖,原來那是必須建立在絕對的虔誠、三業相應、大慈大悲、幫助眾生、明信因果、捨己利他的基礎上,才能通過的特別的勝義擇決修學,五個字:真正的佛法。


這真正的佛法不是佛學,與世間佛學完全是两回事,也不是代代傳承法本中的教授,與這個世界所謂的傳承大法完全不是同一類的東西,有着天地之別。真正的佛法,它悟得到、看得到、摸得著,從自己的身體、精神,與佛菩薩們的交往,都是直接相通的,不是一句悟了、成道了之類的世俗玄虛空口話,與理論沒有關係,與傳承體系沒有關係,而是實在的看得到的道行,是來自另外一個空間的佛法,與某些法王活佛法師們傳學的書本經教儀軌法本,根本不是同一個世界的教授。但知識上還必須要深入經律論作為基礎,在修行上必須以《解脫大手印》兩大心髓的身口意實修實行,才能獲得佛菩薩本尊的勝義擇決。必須經勝義擇決才能受到勝義內密灌頂,才能獲得真正的世外之佛陀佛法。這真正的佛法是虛空本尊親臨認可接收弟子,或是法本經過虛空本尊親臨道場勝義擇決定性的,而不是傳授師說了算數的,那不是這世上現存的未經勝義擇決的世俗佛法。


法有五類:一、本尊認可接收弟子傳的佛法,稱為世外佛土 佛法;二、經勝義擇決定了性傳承下來的法本,為正法儀軌,但欠缺勝義內密灌頂傳授。後面三類法很容易分辨:三、世俗佛法,該傳法師無聖量可表;四、純屬編造的假佛法,附佛外道,該傳法師無聖量可表;五、邪教冒稱佛法,根本不是佛法,該師無正理無聖量可表。


之前我還愚癡地認為,在法王大活佛大法師處學的法沒有用,也許是不對路子,那麼現在已經是網絡時代了,各家各派在網上都有講說他們的法,一定能找到真佛法。由此,我妄圖在網絡、經書、公開流傳的法本中找到對路的修法途徑,現在想來實在是幼稚可笑。當年拜高僧拜法王受灌頂修無上密續法,又被誤導參禪幾十年,結果全是自欺欺人的幾句開悟空話,都是在世俗法門中打轉,所學的全是釋迦牟尼佛陀公開告知佛教徒的,要經三大阿僧祇劫廣修六度萬行才能大成就的法門,而沒有學到世尊特傳的,這一生成就的勝義佛法。勝義的無上珍貴的佛法,無論何等祖師都不敢放在網上,因為未經勝義擇決、虛空本尊親臨認可,而輕慢暴露正法者,必墮無間地獄或金剛地獄!就連瑪爾巴大師,已經清楚觀照到密勒日巴祖師是法脈繼承人,都還得考驗密勒日巴。在無比虔誠、嚴苛考驗過關的基礎上,密勒日巴祖師才學到了真正的佛法。但他究竟學到的是什麼法?有些自以為是的人,憑猜想傳承法本,說是恒河大手印,或者心中心、上樂金剛等,這就大錯特錯了。人們認為的這些法都是公開的世俗佛法,而密勒日巴真正修的什麼佛法,除了大聖巨聖,根本無人知曉究裡,網上杳無踪影。因為佛陀正法不能流傳於非法器之人。學到真佛法談何容易啊!真佛法是比生命還要珍貴的寶貝,佛弟子必須三業相應,經過勝義擇決才能進入內密灌頂傳授。而內密灌頂的金剛丸何在?虛空本尊親臨顯聖金剛丸傳承了嗎?為你正法了嗎?先不要說勝義佛法,只是找到一個勝義擇決師就很難了,就算是大聖德,也必須經由巨聖德級的佛菩薩下法旨給他,他才能招請得動護法惡王、擇時辰妃、巡視觀照護法與壇城眷眾入壇境,所以想在網上學到佛法,那真是國際玩笑,天大的愚頑妄想,白日做夢!而我竟然就是這樣一個空混了幾十年的幼稚可笑的白痴!


世上還有些愚笨可悲的所謂高僧大德,欺騙一大批愚迷信眾,動輒就來一個“開悟”、“見性”,或打點機鋒禪語,大家還很吃這一套。例如有人說:“我學法幾十年,沒有得到東西”,或說什麼“虛雲和尚成就了,卻不見有成就”,或是“某人請法師修水陸法會功德無量,我請同一批法師修了一場,我沒有看到有功,也未收到有德”或者說:“你叫什麼名字?”“我無名。” “無名又怎麼會有你這個人?”“我不見有人。 ”諸如此類,故弄玄虛,故作高人證悟之像,以示自己是明心見性的聖者。不要說是如此玄弄空研的凡夫,就是達摩祖師的教外別傳、以心傳心、頓超開悟成聖,那也只是對乘願力再來的菩薩金剛們的應機之醒,絕非業力纏身之常人能有份入的。如果普通人都能一語證悟空性,那說法者無疑是在侮辱釋迦佛陀所說勤修戒定慧是錯誤的,無疑是侮辱釋迦佛陀廣說般若、要行人廣修六度萬行、持戒、明信因果、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是不正確的。世尊竟然不如靈山法會迦葉尊者拈花微笑以心傳心的頓超開悟嗎?禪宗二十八祖菩提達摩,焉能及世尊之項背啊?祖師比之佛陀,差距太遙遠了!稍微想一想就明白了,如果能將帶業之人來一個教外別傳、不立文字、頓超直入,釋迦佛陀為什麼要告知萬法唯因果,為什麼要重點說《般若經》之無與倫比,是成佛之母呢?難道釋迦佛陀在折磨眾生嗎?佛陀為什麼不讓所有人都教外別傳、不立文字、頓超直入呢?如果一個十惡不赦的人都能當下開悟成聖,還是萬法唯因果嗎?因果還存在嗎?佛陀再三強調明信因果,要修行,說八萬四千法門之多,這就說明頓超開悟是不適合凡夫普通人的。因為,如果黑業纏身的惡人都能頓超開悟成聖,那就違背因果了!更何況達摩祖師也不是頓超直入成聖,他悟道以後還在嵩山五乳峰石 洞中面壁九年修持,這是為何?如果達摩祖師的教外別傳是不立文字的話,那祂為什麼留下《達摩祖師論》?這些都太值得行人們深思了!這世上許許多多的人,都被“開悟”兩個字,把一生 光陰給耽誤了,到臨終都沒能證到聖量成就!